您的当前位置:纳沙网>财经 > 智造变革 数字化浪潮为佛山制造带来什么

搜索

智造变革 数字化浪潮为佛山制造带来什么

2019-11-08 19:19:20 阅读:2099 调整字体

划手

邓·金铭

李赣

陈晓凤

冯斌

李·白前

吴翠霞

吴燕芬

宋克明

霍志华

太阳石崇

李忠良

曾雪芹

黄荀卿

在库特智能公司,大数据在车间里流动。利用信息技术,这家传统服装企业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

100多公里外,国内领先轮胎制造商双星集团(Double Star Group)近年来在智能制造方面投入巨资,不仅为工业4.0打造了一个基准示范工厂,也为智能设备开辟了一个新的行业。

然而,海尔跨越胶州湾大桥,通过十多年的“一人一单位”的组织变革,实现了员工和企业利益价值的最大化,从传统的制造企业转变为物联网生态企业。

面对传统制造业转型和新技术转型的新趋势,佛山企业仍然困惑不解,大胆探索,投入巨资。如此大的气魄多次给到访的佛山企业家留下深刻印象:“北方企业的格局是如此之大!我们还没有考虑到一些问题,但许多北方企业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

数字浪潮能给传统制造业带来什么?智能制造和工业4.0应该部署在哪里?这一系列话题引起了佛山企业家的深刻思考和讨论。

作者:罗占先照片:李佳欣

关于大数据的辩论

如何平衡个性化定制和大规模生产

敢于使用数据驱动和基于数据的管理来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虽然这可能没有真正达到他的目标值,但这一举动和冒险精神值得佛山企业家学习。

吴燕芬(广东美思内衣有限公司董事长):我做服装已经30多年了,我很清楚这个行业有7个痛点,如生产、设计、销售、客户等。在这个过程中,Kute在it、数据和服务方面应该是理想的。否则,库特今天就不会这么做了。此外,库特还通过建立一个研究所为其他企业服务,将集成行业提升到了工业4.0的水平。

李赣(佛山Vishan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也做个性化定制。看完库特后,我觉得他的信息化更厉害,工业化更弱。因为我对针织设备了解不多,现在都是手工操作,没有数控。目前,它相对较弱。

当然,设备和信息化都是工具。我不认为它们能成为核心竞争力。他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我认为这仍然是一种系统能力,而内部信息化只是一个强项。

李忠良(广东天元汇邦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我公司是一家新型装饰材料,对研发、定制和个性化需求较大。但是,大规模生产的成本有点难以承受,包括目前的市场推广暂时还没有完全开放。这一次我终于当场去见库尔特,很多事情都值得学习。大数据、数字驱动的生产是一种毫无疑问的趋势。但是像我们这样的行业如何才能得到提升呢?这值得思考。

霍志华(广东永利建铝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我认识很多服装公司,他们都觉得很难,包括定制。然而,库尔特可以敢于使用数据驱动和基于数据的管理来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虽然这可能没有真正达到他的目标值,但这一举动和冒险精神值得学习。

关于竞争力的思考

如何用新技术升级传统制造业

企业在构建核心竞争优势时,应注意几个方面。首先,工具;第二,成本;第三,质量;第四,自动化;第五,资源整合。

冯斌(佛山金刚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我们正在寻找的青岛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建立了自己的竞争优势。这也让我反思我的核心竞争优势。我认为在建立企业核心竞争优势时只有少数几个。首先,工具、业务流程再造、智能和技术创新都是集中再造。第二是通过数字化来掌握成本并降低制造成本,但它是否彻底,与同行相比,你的成本是否低于平均水平?这种情况可能会继续改善。第三是质量,这是企业的生命。第四,自动化,这是我们实现流程再造、减少对人的依赖和降低劳动成本的一个重要方面。第五是资源整合。我们在青岛看到的企业实际上是资源的整合,从中衍生出许多成本控制和保密控制。

邓金铭(广东井陉保健实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我非常同意库尔特的数字战略思想。库特目前的定制服装企业,我们也从他的报告中知道,它赚不了多少钱,但企业有着光明的未来。现在开放的研究所给我的感觉是,它在工业领域与微软相当。将来,这家公司可以帮助我们升级我们的工业工厂。这是他的策略和价值。

我想如果我们想向库特学习,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向他学习,然后撕开一个洞。个性化定制在服装业有所突破,但已经达到了上限,不能为公司创造太多利润。因此,他建立了一个智能的新动能管理工程研究所。我认为我们可以根据佛山的实际情况灵活地向他学习。

曾学勤(广东华兴玻璃有限公司企业发展管理系统副总裁):佛山许多传统制造企业都是从小型手工作坊发展而来,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在努力探索如何用机器来代替人。我们公司现在正在半自动工作。未来5-10年我们将做什么?当我们以前去企业资源规划时,我们听到一些人说,“如果你去企业资源规划,你会死;如果你不去erp,你会死的。”接下来,如何推进信息系统?我们应该清楚地理解这个想法。信息化首先要标准化。标准化没有先决条件。信息化不仅可以取代手工管理,还会导致更多的混乱。获得的数据也具有欺骗性。

吴翠霞(广东齐星金属有限公司副总裁):对于制造工厂来说,你的员工很难直接面对市场。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环节,但是今天库特确实用大数据做到了,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目前,库特还不是一家技术公司,但它已经在通过技术手段改变制造过程。我们也一直在想:制造业如何结合技术手段来帮助自己升级?无论是大数据的应用还是这些内部存放多年的管理系统,如何通过科技手段充分发挥它们的作用?我认为库尔特已经发现了大数据在监控整个管理过程中的潜力。

高质量之路

智能投资如何引领产业发展

通过采用工业4.0或增加自动化,质量更容易控制。因为标准化后,随着自动化生产,其自身的质量控制相对简单。这为佛山企业的未来生产指明了方向。

陈晓凤(佛山中阁家具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无论是库特还是双星,我认为他们在转型过程中做得很好。相反,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好,因为他们制造的轮胎或定制房屋背后有巨大的市场容量。我认为这值得学习。

同时,两家公司都通过自动化来提高质量。我认为采用工业4.0或提高自动化程度更容易控制质量。因为标准化后,随着自动化生产,其自身的质量控制相对简单。这为我们未来的生产指明了方向。

宋克明(中国联塑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前任董事长退休后,双星从海尔找到一位副总裁担任董事长,将海尔的基因带入企业。虽然海尔是家电制造商,但实际上有许多模具厂和机械厂。所以他现在正在积极研究机器人,开发自己的智能设备。我认为这是海尔带给他的基因,或者是新主席带给他的基因。

作为一家制造工厂,我认为智能设备非常重要。如果他能协调配方技术和设备自动化技术,我想他将来可能会领导这个行业的发展。

黄荀卿(广东万和新电气有限公司质量总监):青岛双星有点像我们在北京看到的BOE,产品的不合格率通过技术手段和设备大大降低。我还在我们企业强调,要搞好质量,一方面是管理问题,另一方面要有技术手段。我担心这两家公司的共同点是技术上的突破。双星是技术上的突破,让整个企业焕然一新。这是确立其竞争地位的重要基础。

在海尔,他们使用竞争手段来提高产品质量,并强调其局限性。我认为这应该值得大家注意,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可能接近他,所以我也更关心这件事。

此外,十多年前,由于行业原因,我实际上去了海尔。在这个过程中,我和他们打过很多交道。我应该说他们确实有一些可取之处。我们顺德的企业真的可以向他们学习。他们在测试能力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并在推广技术标准方面做了扎实的工作。这对其产品的质量保证和发展能力的提高有很大帮助,值得学习。

大公司的变化

Kpi如何最大化公司价值

当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往往会觉得自己的控制能力和反应速度不够快,尤其是对客户的敏感度较低。海尔通过“一个人,一个人”的方法,在关注和研究用户方面非常先进,促进了企业的不断创业。

罗伟曼(广东德冠电影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海尔不断调整自己的发展思路,尤其是工具和管理模式。张瑞敏是中国非常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和非常大胆的思想家。我认为这非常值得我们南方企业家的尊敬。我们南方企业家的基因相对务实,能够产生系统和思想的理论相对较少。这个行业应该继续发展。我们的团队应该有深思熟虑的人和一些能够拥有可复制的管理系统并能影响行业、行业和企业管理持续发展的人。虽然我们对张瑞敏的“人与人的统一”有很多困惑、不解和不解,但我非常尊重他的探索精神。

我们如何理解“一个人,一个人”?我认为海尔将通过区块链新的it技术把传统企业的kpi、预算和管理模式放到互联网平台上,实现高效率。每个企业都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作为最高决策者,它觉得控制能力和反应速度不够快,特别是对客户的敏感性。海尔通过“一人一人”的方式关注用户,进行了先进而有远见的研究,从而推动企业继续创业。

李赣:因为我们过去在软件行业工作,后来在制造业工作,所以我特别反对。因为kpi意味着欺诈。当然,计件绝对是一线员工。这个指示器肯定在。我对所管理的kpi系统的所有级别的指标特别反感,所以我很累,我认为有太多的限制。目前,我对公司300名管理干部的工资进行了评估。

当然,我认为海尔的kpi评价体系值得学习。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评估系统。我在评估这件事时既累又痛苦。我应该学习。

吴翠霞:海尔最大限度的利益分配将会产生影响,包括内部博弈协议,这将允许员工相互选择。非常感人。当然,我实际上希望他能分享更多,因为业绩的完善将很容易影响公司的战略方向和组织文化的形成。我自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说到完美,员工如何支持公司的利益,如何看待你的kpi?两者的结合非常微妙。

我们公司做变形虫会计已经很多年了。如果我们像海尔一样有一个良好的绩效导向,企业文化和管理哲学需要一个很好的平衡,否则员工每天只会看到效益。一方面,我认为有可能回去做一些反思。

曾雪芹:听了今天的“一人一人”制度,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制度,可以借鉴。他分五个阶段介绍了这种改进,但是像海尔这样的老板是值得学习的。李赣说他讨厌kpi,但事实上,我们也遇到了这个问题。kpi设置到什么程度?如何让员工有一个跳跃的目标?如何激励员工?我认为仍然有必要从基础设施中提取数据。

仁夜的话

佛山企业应该好好学习

质量革命投资

周其仁

目前,企业普遍强调资产而非资产的重要性。我一直对这个概念有所保留。当然,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的情况,并非所有行业都需要重视资产,但另一方面,当每个人都倾向于走贬低资产的道路时,重视资产是一道护城河,你们谁都不应该碰它。

当然,今天对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还需要改进,所以我们没有信心说这句话。不是企业家不够雄心勃勃,而是我们的金融服务不够。如果金融服务良好,中国民营企业可以更加重视目前水平的资产。他们可以用沉重的资产作为护城河,防止其他人轻易进入我的领地。

这一次,我们进入双星集团并获得了灵感。他们调任的海尔一位执行副总裁非常大胆,他们可以将80%的设备连根拔起,换成新的。现在我们私营企业做不到这一点,但我们必须在头脑中留下一些空间。哪一天?哪个数量级?这一步非常重要,一旦你被安置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原来所有的追踪者都停在这里,就在护城河对面,只能看着你走。

在库特智能公司,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技术变革,而是员工的工作表现——严肃。我看到了员工们的良好表现,他们很冷静。这与信息技术有关。他们没有管理人员来清点人数。他们自己数数。我在这个信息系统里做了多少。当有人点菜时,他们就开始做。信息技术付给工人的计件工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认为中国工业,尤其是佛山的私营企业,应该引起重视。如果他做得不够,我们真的可以做。如果他做得不够,我们真的可以做。这是正确的方向,也是正确的行动。

在中国,我们需要弘扬一种文化,即瞄准某物,敢于粉碎,敢于赌博,敢于排斥它。

潘宁(科隆集团的创始人)教我如何思考这个问题。一年,潘宁收购了成都空军发动机厂的车间,并赢得了科龙冰箱西南的生产基地。当时,经济环境也不是很好。我问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敢于大量投资。潘宁说:“投资应该在最糟糕的时候进行。此时,当你跑进项目,一步一步地跑时,经济正在慢慢好转,生产能力已经成熟。等到市场升温后再投资是错误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我读过的许多投资研究更有效。

我们的企业家必须完成投资知识。这就是任务。没有投资的合作,质量革命就无法实现。改变现有的装配线是不可能的。根据我的定义,所有资产都是可以产生未来收入的资源。什么是重资产?它可以带来可观的未来收入流。如果你将来把它传给你的孩子,你当然必须传给一个拥有沉重资产的人,你害怕它不够重。因此,我一直对轻型资产的概念有所保留。我认为这是误导,也是我目前财政困难的合理原因。事实上,这条路越来越窄了。

没有投资,质量革命就无法实现。质量是投资,不是说只要我有体重,我就有质量。许多品质需要升级到新系列。旧线路的质量无法升级。旧生产线需要升级到新生产线,新技术,新员工需要进入新产品领域。这些都涉及投资。今后,佛山的研究将突出这一观点,供大家批评和深思熟虑。

香港彩app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福彩快三

相关阅读